奇怪的搭档分集剧情介绍

奇怪的搭档第17集剧情

听到宰雄指认的那个男人是凶手时,智旭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得,他拼命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却怎么也想不起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奉熙接到房系长的电话询问贤秀的状况,正在谈话中,奉熙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等她转头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贤秀正如僵尸般站在那儿看着自己。奉熙喊出贤秀的名字,贤秀有些奇怪地反问奉熙认识自己?

宥静和智旭都收到了贤秀已经苏醒的消息,等智旭赶到医院时宥静已经带着人准备把贤秀带走了。贤秀从智旭身边走过时,如同陌生人般的看了智旭一眼,什么也没说。这让智旭也觉得很纳闷。

从医院出来时,奉熙拒绝了智旭要开车送自己回家的请求,自己一个人去坐公交车。

开车经过公交站牌时,智旭看到奉熙孤单地坐在那里等车,智旭尽管有些不忍,但还是走开了。

没有了经济来源的奉熙只能象征性地给智海交生活费,看着可怜的几张钞票,智海也很无奈。

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智旭心里乱糟糟的。明明知道贤秀就是凶手而身为律师却无能为力让智旭很苦恼,他萌生了重新做检察官的念头。但想到要过地检长那关时,智旭有些犹豫了。

在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后,贤秀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但他所做出种种举动却让大家都捉摸不定倒底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智旭来到医院见到了贤秀后,贤秀表现了非常想了解自己原来的状况,而对于自己现在的样子表现出了极度的愤怒。

难以判断贤秀刚才是真实的还是在表演,但智旭可以断定贤秀的本性没有改变。

做完证的宰雄可以回到自己阿姨家的,但他却不喜欢那里的环境,每天放学都来到智旭的事务所里,奉熙想送宰雄回家,但宰雄却有些舍不得智旭,大家也都很喜欢这个小家伙,因为他象极了小时候的智旭,自己懂得照顾自己,完全没有孩子应该有的淘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宰雄和儿时的智旭一样都是目睹了犯罪现场后经常都会做恶梦。

智旭要求奉熙结束休假回来上班,不等奉熙同意,智旭就丢下一句要奉熙现在开会的话后离开了。尽管在讨论案件的细节,但这次的会议也像前几次一样,卞代表的跑题又扰乱了秩序。看到大家都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让卞代表很生气,但在走出会议室时却说出了多年前一桩类似于贤秀这种假装失忆的案件后,大家都眼前一亮。

恩赫无意中看到独自一人边吃快餐边工作的宥静后,给她递上了一瓶水后关注地询问是否因为上次的案子让她和同事的关系紧张,在得到宥静否定的答复后,恩赫才放下心来,恩赫关切地为宥静擦去了嘴角的食物残渣同时还答应帮她整理资料。

第一天回来工作的奉熙工作得很晚,尽管遭到奉熙的拒绝,但智旭还是执意要送奉熙,在快到智海家时,他俩碰到了智海,智海正询问奉熙和智旭的关系时,宥静和恩赫一起回来了,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大家感觉很别扭。智旭先离开了,恩赫也跟着走了。奉熙和宥静都想让他们快点走,只有智海还在挽留,最后竟然依依不舍地说再见,这一举动引来奉熙和宥静诧异的目光。

陪着智旭借酒浇愁的恩赫最后还是明白了智旭和奉熙闹矛盾的原因所在,但他也无能为力。

尽管嘴上说着不在乎宥静和恩赫之间的事情,但恩赫明白,智旭心里一直都过不去这道坎。

智旭一直在坚持要帮着贤秀恢复记忆,让他明明白白地去伏法,顺便说出了一句还可以帮助奉熙洗刷冤情,这话让奉熙感动不已。

智旭找来所有与贤秀有关的东西让贤秀看,但似乎没有任何效果。而奉熙也在恩赫的帮助下加快了查找相关资料的速度。

奉熙和恩赫找到了在贤秀中学附近的一家餐馆,在餐馆里奉熙看到吧台上放着的几张照片,忽然间传来的音乐让奉熙愣住了,这就是她在出事那天晚上和贤秀的耳机里曾经听到过的旋律。

智旭走出病房门接电话,只留下贤秀一个人在病床上翻看着一本同学录,当他看到一张印有一个女孩子的照片时呆住了,随即他好像想起来什么,在床上伤心地痛哭流涕。

智旭重新回到病房时,贤秀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送走智旭后,贤秀一个人独自坐着,以前的事情象放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掠过。

贤秀趁着看守的人不备,打伤了警察,成功地逃出了病房。

智旭接到时奉熙的电话,已经可以确认贤秀杀人的动机是因为一个女孩儿,回想起刚才自己临走时,贤秀有些不太正常的表情和话语。智旭拿出刚才放在病房里的同学录仔细翻看时,发现了一个叫朴素英的女孩子的照片被撕掉了,联想起刚才贤秀刚才说想出去走走的话,智旭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忙返回了医院,在电梯上,发现了在电梯另一侧已经换好衣服准备逃跑的贤秀,等智旭追到医院门口时,贤秀已经混进一辆救护车扬长而去了。

奇怪的搭档第18集剧情

智旭接到宥静打来的电话,正准备说起贤秀逃跑的事情。不料,对方却不是宥静而是检察官,智旭得知宥静在医院里恰巧碰上贤秀而被打伤的消息也很着急,第一时间通知了恩赫,当恩赫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时,找到了仍处于昏迷中的宥静,恩赫了解到宥静可能是轻微的脑震荡时,一时乱了方寸,说话的声贝提高了很多,还夸张地要把宥静转到专门的脑外科医院,被恩赫吵醒的宥静看到这样失态的恩赫,觉得十分难堪,当她提醒恩赫的言行时,恩赫也意识到刚才的不妥,掩饰地说自己刚才是演戏,宥静心如明镜似的笑了。

想着逃脱的贤秀非常危险,智旭提议让奉熙搬回自己这里住,但被奉熙拒绝了,看着倔强的奉熙,智旭也没有办法,只能提醒她要注意安全。

恩赫带着还有些虚弱的宥静回到宥静家,一路上,两个人相互搀扶着,看到宥静还是非常地虚弱,恩赫想背着宥静走,但被宥静拒绝了,这一幕恰好被智海看到了眼里,她生气地注视着渐渐走远的两人。

看到宥静平安地到家,恩赫想离开,但宥静却不接恩赫想要递过去的包,没有办法,恩赫只能跟着进了房间,恩赫再次想告辞时,心力憔悴的宥静想到自己竟然弄丢了嫌疑犯,很是悲观,看到这样的情景,恩赫更加不放心了,他只好留下来陪伴宥静,直到宥静安静地睡着。

看着宥静那如婴儿般甜美的神情,恩赫非常满足,他情愿这是一个永远都不要醒来的梦。为宥静盖上一层毯子后才放心地离开了。

一个人独自在家的智旭在想着关于贤秀的事情,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而此时的贤秀也在思考着自己身上曾经发生过的自己想不起来的事情,贤秀紧紧握着从同学录上撕下的朴素英的照片。 

贤秀毫无意识地回到学校的操场上,看着这熟悉的环境和手中的照片,过去那令他不愿意想起的画面如放电影般地在他脑海里不停地回旋。

天气已经很晚了,奉熙还在工作。感觉到有些困意,刚喝完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后奉熙觉察到身后有股莫名的杀气,她回头却看见贤秀正坐在那里看着自己。

贤秀不知道奉熙是谁,但在他心里却想着要杀掉奉熙。正当贤秀举起一个盒子准备砸向奉熙时,智旭冲过来推倒贤秀救下了奉熙,气急败坏的贤秀抽出了刀子向奉熙冲去,智旭推开奉熙和贤秀打了起来,最后贤秀被智旭压在身下制服了,奉熙忙过来帮忙,却看到智旭的眼神有些恍惚,直到看到智旭身上流出的鲜血时,奉熙才意识到智旭被贤秀用刀子扎伤了。

救护车上看着昏昏欲睡的智旭,奉熙心急如焚,口中不停地呼唤着智旭的名字。

此时的智旭已经有些失去意识了,他脑海中回想起儿时与父亲相处的情景,直到最后一刻,他想起来家里火光冲天的景象,想起了是奉熙的爸爸把自己从熊熊大火的家中救出来后,又回去救自己的父母的场面。这一刻,智旭的意识是最清醒的。

手术后渐渐苏醒的智旭看到守在床边的奉熙心里觉得十分内疚,奉熙却抢先向智旭道歉,看着如此的情景,智旭心里更加不好受了。

面对宥静提供的各种证据,贤秀始终保持着沉默,面对这样的贤秀,宥静也是不温不火,她坚信自己一定会拿出有利的证据让贤秀伏法的。

清晨,梦中醒来的智旭看到守在自己床边仍在熟睡的奉熙时爱摸着奉熙的头发。正准备向奉熙说明事情的真相时,卞代表和房系长带着宰雄冲了进来。智旭只好话收了回去。

受智旭所托调查智旭父母案件的房系长带回结果,可能不是人为纵火而是不慎失火,面对这样的结局,智旭更加无法面对奉熙了,利用一晚下班的时间,智旭向奉熙讲述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最后智旭也承认了是自己指认了奉熙的爸爸是杀人犯,听到这个消息,奉熙非常激动,她向智旭要理由,智旭只好了说出了是地检长让年幼的他这样做的。

听到这样的结局,奉熙心情难以平复,智旭也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智海因为看到白天宥静和恩赫在一起而伤心地流泪,奉熙回来后看见伤心的智海勾起了自己的眼泪,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想到安慰着抱头痛哭。

来接宥静下班的恩赫帮着拿了许多文件,口中却说是偶然相遇。宥静停下脚步追问恩赫这一切究竟是不是偶然,恩赫有些犹豫回答是偶然。

在地检长的办公室里,卞代表向地检长讲述了熙俊被害的真凶是贤秀而不是奉熙,还告诫地检长以后不要要为难智旭和奉熙两个人了。

奉熙来找地检长询问她父亲当年的案情,同时质问地检长当年为了弥补自己工作中的失误的误判而导致了一个家庭的命运的改变。

说起地检长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居然不惜伪造证据时,奉熙的两只眼睛都在冒火。

回到家中,对于智旭年幼时所犯下的错,奉熙也向智旭明白地说明了,但奉熙并没有打算就此原谅智旭。

贤秀向宥静讲述了自己所有的犯罪细节,在门外的地检长清楚地听清了儿子的遗言。

在走廊里,地检长向迎面走来的奉熙道歉,却被奉熙断然拒绝了。

贤秀被带出了看守所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车里坐的人却是地检长。

奇怪的搭档第19集剧情

在审讯室里,贤秀平静地向宥静讲述着他杀害熙俊的过程,最后还重复着熙俊生前说过的每一句话,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被在审讯室外的地检长听得一清二楚。实在听不下去了,地检长回到自己办公室里拿出儿子被害案件的卷宗眼含热泪一页页地翻看着。

贤秀被人从看守所里带了出来,被地检长开着车带走了。

智讯接到通知,他前段时间申请的检察官工作已经获得了批准,重新拿起检察官的的长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智旭百感交集。

宥静告诉智旭贤秀自首的事情,当得知地检长在审计室外面可能听到全部经过时,智旭隐隐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妙,奉熙也向智旭提起地检长当面向她道歉的事情,这更加证实了智旭的猜测,他和奉熙忙赶往检察厅,却被告知贤秀被地检长带走了。

贤秀被带到了熙俊被害的地方。而苦苦寻找的智旭和奉熙却是毫无头绪。无奈之下,奉熙把头撞向了汽车玻璃希望能让自己想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的这一举动让智旭非常吃惊。但更让智旭惊讶的是奉熙居然想到了自己以前租住的地方,此时宥静通过追查地检长司机的手机信号也证实了奉熙的猜测。

面对地检长的拳打脚踢,贤秀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是谁了,而贤秀后面的谈话却是令地检长万万没有想到的。地检长在十三年前的一次误判不仅断送了朴素英性命,更让贤秀因为仇恨而做了这么多的错事。

当地检长抽出事先准备好的刀子想用以牙还牙的方式为儿子报仇。

当智旭和奉熙赶到时,地检长已经瘫坐在地上了,智旭忙去追赶已经逃跑的贤秀。

面对智旭的穷追不舍,贤秀有些搞不明白,但当他听到智旭为曾经为他这样的垃圾而辩护胜利而感到耻辱时也非常地无奈。

智旭和贤秀两人打在了一起,正当智旭处于劣势时,奉熙赶来飞起一脚把贤秀踢倒在地,这让智旭有些不相信。

地检长也因非法拘禁等罪名被逮捕。看着曾经发生事情的地方,如今却成为一切结束的地方时,奉熙感慨万端。想起这段时间来,智旭始终陪在自己身边,奉熙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对于爸爸的事情,她决定不再怨恨智旭了,最后奉熙真诚地说出了对不起。

为了欢迎重新回到检察厅上班的智旭,宥静把贤秀的案子交给智旭处理,但智旭对于他上班第一天见到的顶头上司并不买账,表现出极大的不耐烦,让大家都很难堪。

本来已经向宥静自首的贤秀,当得知现在负责自己的案件的检察官是智旭时,极度不配合,全盘否认他对宥静说过的话,当智旭拿出录像时,贤秀又以自己曾经遭受交通事故脑子时好时坏为由敷衍。

面对贤秀的不断挑衅,智旭拍案而起,最后还是平静地告诉贤秀他一定会查出证据来证明这一切的。

正在左右为难的奉熙向恩赫诉说自己的苦恼,而此时的恩赫也正在遭受着同样的痛苦,最终恩赫让奉熙跟着自己的心走。

宥静和大家聚在一起讨论贤秀的案子,大家一致认为如果仅以伤害罪起诉的话,证据很充分,但处罚也比较轻,甚至可能缓刑,为了让罪大恶极的贤秀受到他应该遭受的处罚,智旭决定真正地了解贤秀和他的生活。

在休息时,恩赫遇到了也喝咖啡的宥静,当两人的手无意间碰到一起时,他俩都愣住了,分开后,都还在呆呆地回忆着刚才的情景。

房系长费了好大的劲才查出贤秀撕掉的那个女孩照片,同时也发现了在女孩身上发生的当年的一起强奸案。

当奉熙和房系长向当年侦查此案的警察了解情况时,却被告知警察好不容易抓住罪犯,但移送检察院时却是个不予立案的结果,而审理这个案件的检察官就是地检长。

正是因为那些男孩家里有钱有势才把案件压了下去,不久后,素英就自杀了,深爱着素英的贤秀把那些没有受到处罚的男孩作为他报复的对象。

为了刺激贤秀讲出案件的真相,智旭决定以特殊强奸罪起诉贤秀,起诉他也是当年强奸素英的同案犯。

法庭上,在智旭言语的一再刺激下,贤秀在法庭上暴躁起来,他也在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杀害另外几人的事情。最后也说出了他隐藏作案凶器的地点。

终于找到了关键的证据,智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他看向旁听席的奉熙时,看到了奉熙赞赏的笑容。鉴于贤秀的供述,奉熙当年的嫌疑也不攻自破了,大家都为奉熙感到高兴,智旭更是露出了发自内心

的笑容。

奉熙再次来到了曾经审判她的法庭,回想起她和智旭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问起自己的心,奉熙忽然明白从智旭大专声宣布对她不予起诉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爱上智旭了。

正当奉熙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智旭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看到智旭,奉熙冲了上去,与智旭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奇怪的搭档第20集剧情

周末,奉熙一直赖在智海家的沙发上不肯起来,当智海询问她这么做的原因时,奉熙地含糊地说着害怕、不自信之类的话,搞得智海一头雾水。

智旭给奉熙打了好多电话都联系不到奉熙,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来智海家找奉熙了。

看到蓬头垢面的奉熙不敢见自己时,智旭当着智海的面说出了喜欢任何模样的奉熙的话来。

智旭询问奉熙不接自己电话的原因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在智旭的一再追问下,奉熙终于说出了她这样做的真相。每次,智旭和她接吻后都会发生一些事情,而大部分是对智旭不利的事情,想到此处,奉熙就不敢再和智旭真心地相处了,她不想再因为自己而伤到了智旭。

智旭告诉奉熙,他对可能发生的事情无所谓,最让他难过的是奉熙对他的拒绝。当智旭再次询问奉熙是否同意与自己交往时,勇敢的奉熙最终同意了,这让智旭非常开心。

再次回到智海的房间,面对智海质疑的眼神,奉熙开心地说自己被智旭说服了。看着奉熙蹩脚的化妆术,智海终于忍受不了了,她帮助奉熙重新画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妆,在楼下等待的智旭被美丽的奉熙打动了。

在对地检长的起诉中,他只承认自己非法拘禁了贤秀,并不承认自己杀人不遂,谎称自己携带匕首只是出于自卫。

在种种证据面前,贤秀被判处无期徒刑。从法庭走出来,智旭握了一下奉熙的手向她表示祝贺。

奉熙来到妈妈打工的比萨店里,告诉了妈妈这个好消息。奉熙的妈妈真心地为女儿感到高兴。当奉熙抱歉地说想着能同样为爸爸洗刷冤情时,妈妈却告诉奉熙只要她过得好,她爸爸一定会感到高兴的。

作为曾经的工作狂的智旭终于盼着最后一个当事人离开准备下班和奉熙约会时,却被房系长以桌上的一大摞资料为由拦住了。

智旭发来无数条推迟的道歉短信,奉熙耐心地等待着。最后,当看到宥静和智海走过商量去哪吃饭时,终于决定不等了,同她俩一道走了。

在酒桌上,三个曾经有恩怨的女人边吃边聊着她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

当智旭和恩赫赶到酒店时,三个女人都已经喝醉了。智旭带着奉熙先走了,留下了恩赫和不断向他抛媚眼的智海和宥静。

恩赫和宥静一起先把喝醉的智海送回家,把宥静送回来后,恩赫正准备离开,却被宥静拉住了,面对着自己一直深受的女人,恩赫深情地拥吻着宥静。宥静也感受的到恩赫的热情,热烈地回应着他。

清晨,酒醒的奉熙看到自己躺在智旭的床上,询问昨晚发生的事情时,智旭平静地丢下一句自己又不是圣人的话就走了。奉熙尽管觉得有些纳闷,但还是开心地笑着。

智旭和奉熙整个晚上都在聊电话,尽管没有主题,但对于热恋中的他们来说这是多么美妙的感觉啊。

奉熙还是住在智海家的客厅,她拒绝了智旭要她搬回来住的要求,每天早晨与智旭见一面就匆匆道别。

智旭和奉熙每天都过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日子,两个人开心极了。

恩赫来找宥静,宥静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回避他,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时,宥静推脱自己那天是心里有些沮丧而失态的,恩赫直截了当地承认了自己已经喜欢宥静很久的事实。

宥静搞不清楚自己内心对恩赫的爱到底是朋友之间的爱还是对异性的爱,她还在犹豫中。对于宥静这样的回复,尽管恩赫心中有些失落,但依旧很高兴。

奉熙代理的一个家庭暴力案件的检察官正好是智旭,两个人就这个案件的出发点不一样,自然都出于自己的观点来看问题,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辩起来,最后竟然不欢而散。

卞代表给智旭支招,只要女人生气不管是什么理由都要首先承认自己有错,而他的这个态度却被智旭的妈妈说成了没有诚意,盲目道歉。

智海向处于热恋中的奉熙和宥静传授她认为的和男人的相处之道。

在这样的相处中过了一年,智旭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一再爽约,奉熙每天也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两个人都只能靠短信联系。

恩赫成了律师事务所的代表,在以后的会上,卞代表还会一如继往地打岔,智旭和奉熙、恩赫和宥静会偷偷地溜出去,只留下房系长陪着。

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智旭把一枚钻戒套在奉熙无名指上,尽管没有歌声,但奉熙还是愉快地答应了。

(全剧终)

奇怪的搭档

奇怪的搭档

类型:韩国剧

地区:韩国

上映时间:2017年

状态:更新至26集  / 共30集

热门韩国剧

  • 当你沉睡时更新至4集
  • 奉必梦游仙境更新至14集
  • 奇皇后51集全
  • 九家之书24集全
  • Duel更新至9集
  • 三流之路更新至1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