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搭档分集剧情介绍

奇怪的搭档第13集剧情在线观看

黑暗中,房系长和一个黑衣男子打在一起,但最终还是被打倒在地,被黑衣人用刀子捅在了腹部,看到一切都安静了,那黑衣人摘下了口罩,不是别人正是贤秀。

听到消息的奉熙狂奔到路口马路边,正好恩赫的车也赶到了,一路上,奉熙和恩赫相互安慰着,祈祷着房系长的平安,奉熙还是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陪同房系长在救护车上的智旭一直不停地呼唤着房系长的名字但都无济于事,直到房系长被推进手术室后,智旭还在不停地咒骂着贤秀。

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智旭让恩赫找来宥静,希望她先不要把案件移交到警察局而是能够直接调查案件。看着一撅不振的智旭,宥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尽管受伤很严重,但智旭到达现场后进行的紧急施救让还是帮助房系长逃脱了死神的手心,但由于失血过多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大脑导致昏迷。听到此番话,在手术室门外等候的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夜幕下的贤秀也正在进行着不可告人的勾当,他有着丰富的反侦查能力,利用雇来的兼职冒充着自己在送快递,同时用心记下了那人口中描述的他经历的一切事情和人物的细节。

奉熙找到一个人呆坐的智旭后,全力安慰着他,智旭靠在奉熙身边向她诉说着自己刚才的担心和不安。此刻在奉熙身边他才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安全。

尽管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是贤秀干的,但宥静还是传唤了贤秀,贤秀表现得十分镇定,还没等宥静发问,他就已经把不在场证明说的一清二楚了。眼看着贤秀大摇大摆地走出检察院,在他身后的宥静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有利的证据来。

在房系长病床着守护的智旭最终还是没忍住给贤秀打了电话约着见面,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贤秀竟然敢来医院探望房系长,看到贤秀进来后,奉熙和恩赫都十分紧张,只有不明真相的卞代表热情地跟贤秀打着招呼。

智旭带着贤秀来到了非常吵闹的天桥上。想到在这儿智旭不可能录音,贤秀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智旭一直想知道的真相,所有的人都是他杀的,贤秀更是说起智旭为自己辩护时的细节来嘲笑智旭,最后居然挑衅地把双手并拢伸向了智旭要智旭逮捕他。

在病房里的奉熙等着焦急不安,正当她准备出门去找智旭时被恩赫拦住了,恩赫告诉奉熙,他和智旭约好把贤秀叫出了医院,正当他不安地祈祷不要伤得太重时,智旭和贤秀已经打在了一起。

奉熙被叫到了警察局,原因是智旭和贤秀都把对方打伤。由于智旭不接受调解,所以两个人都被关进了拘留所。

恩赫在看望智旭时,智旭悄悄地交待恩赫要去贤秀家找着有利的证据。经过细致的查看,奉熙和恩赫什么也没有找到,在进入厨房时,恩赫想到智旭叮嘱他的,如果什么也找不到,就伪造些证据来,想到此处,恩赫偷偷拿了贤秀家厨架上的一把尖刀。

在和解书上签好字后,智旭和恩赫回到了家里,正当两个人在争论由谁来承担这仿造证据的后果时,奉熙忽然出现了他俩面前,她自责这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所以她愿意承担这份法律责任。

卞代表和恩赫分别回忆着出事前自己和房系长的接触,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当时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劝阻房系长的;奉熙在打扫房系长书桌的卫生时,更是难过的哭了。这时智旭走过来,安慰奉熙不要后悔更不要自责,听到此话,奉熙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贤秀回到家后,心思缜密的他还是发现了自己家的东西被有动过。在医院陪护的智旭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他们在调查贤秀的图片。当智旭追出来时,却发现了在门口等候的贤秀,在和贤秀的交谈中智旭隐隐感觉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心绪一直不安的智旭想起来地检长为了判奉熙的罪而仿造证据的事情来,再想想贤秀那不可一世的傲慢表情,智旭最终决定不用这个所谓的证据了,他要让贤秀心甘情愿地伏法,当他向奉熙和恩赫宣布他这个决定时,得到了两个人的支持和赞成。

智旭接到一个电话来找自己已经放好不准备再用的那把仿造的证据,但怎么也找不到。没顾上和奉熙、恩赫解释什么就急忙出了门。

在宥静的不懈努力下,在没有有利证据的情况下,她申请到了搜查令,正当贤秀准备出门时,宥静带着人赶了过来,在贤秀家宥静找到一把带血的尖刀,看到这一幕,贤秀嘴里咒骂着智旭,趁宥静不注意,跑了出去,宥静忙带着人追了上去,恰好赶到的智旭也跟着一起追,在一个路口,眼看着贤秀被一辆车撞倒了,当大家走过去查看时,贤秀已经躺在地上动弹不了了。

奇怪的搭档第14集剧情在线观看

尽管对贤秀恨之入骨,但看到躺在马路上一动不动的贤秀时,智旭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看着载着贤秀的救护车离去后,智旭和宥静才舒了一口气。在送宥静回去的路上,智旭问起举报者的事情,但宥静却不愿意提及此事。

卞代表一直在医院守护着房系长,他亲眼看见房系长的手指在动,可当他把所有人叫到房系长床前时,却没有任何动静,连医生都觉得是卞代表眼花看错了。

大家把工作都带到了医院来做,智旭反复在想着明明放在自己抽屉里不翼而飞的刀子,再埋头工作的奉熙和恩赫仍旧觉得不可能,正当智旭刚说出贤秀两个字,准备向大家谈及相关的情况时,却意外地听到了房系长在叫他,大家都高兴围拢过来,坐在房系长床边的智旭更是高兴得快哭了。

因为贤秀是在检方的追捕过程中发生事故的,宥静受到了来自上司和民众的双重压力。

来医院看望贤秀的寡静碰到了智旭三人也在贤秀床前,当提及自己可能会脱下法袍时,宥静调侃着要去智旭的事务所工作,看到大家都一言不发,自嘲地说自己是不会去的,在离开时,恩赫把房系长收集的可能有贤秀事故的肇事者的一份名单交给了宥静。

贤秀出事的风波还未停息,记者们又挖出了贤秀是杨主厨一案的嫌疑人,检方之所以这样做,是在报复。舆论把矛头也转向了当地的检察院。宥静陪同次长、地检长来医院看望受伤的贤秀。在病房里,宥静还坚持贤秀是熙俊案件的真凶,被触及伤心处的地检长恶狠狠地要宥静闭嘴,心里怒火仍不消时,当着宥静的面打了次长一记耳光。摔门而去,留下了伤心的宥静。

在大家的陪同下,房系长也渐渐地康复了,办理完出院手续后就离开了医院。智旭和奉熙心情轻松地回到家后,发现大家都不在家,智旭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有些尴尬。

想着他们刚刚开始的交往因为房系长的出事而被迫停止,两个人在床上都是辗转反侧地睡不着。当奉熙拿着两罐啤酒在智旭门口徘徊时正好智旭也走了出来,两个人开始认真地谈起他们第二天的恋爱。看着奉熙有些困意,智旭把奉熙的头放在腿上,最后两个人相拥着睡着了。

第一天来上班的房系长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尽管智旭还是板着脸,但最后也和大家闹在了一起。

大家又聚在会议室里开会,房系长清析地记得他在昏迷时,为了能唤起他的记忆,大家都跟他说很多话同时也承诺了很多事情,听到房系长提起这些事,大家像是商量好的似得都低下了头不再搭话。

正当智旭一筹莫展地想着是谁拿走了那把带血的刀时,奉熙想起了妈妈说过的第一个出现的人就是嫌疑人,可偏偏这个时候,卞代表出现在他俩面前,智旭也很怀疑,卞代表的确有机会做这件事情。

恩赫两年前担任辩护的一起纵火案,尽管一审败诉,但当恩赫坐在当事人面前时,当事人还是想委托恩赫再次担任他二审的辩护律师,对于第一次的辩护失败,恩赫心里有些阴影,不想继续接这个案件,当他把案件的基本情况向大家通报后希望智旭接这起案件,但却遭到了智旭的拒绝,恩赫很纳凉,上次明明自己不想让智旭帮忙,可是智旭偏要帮忙,这次却恰恰相反。当智旭坚决地说自己不想接纵火案时,恩赫才想起来智旭的爸爸就是死于纵火的,他心里明白了智旭的苦衷。

当恩赫转向请奉熙帮忙时,奉熙却说出了让大家都感到意外的真相,原来奉熙的爸爸也是死于纵火案,尽管如此,奉熙还是答应恩赫会考虑考虑的。

奉熙和智旭两人约会完正往回走着,想起来要帮房系长买药,自己进了药店,智旭在门口等她,这时,智旭的妈妈从旁边一家店里走了出来,在妈妈的再三追问下,智旭承认和奉熙在一起,买好药准备出门的奉熙看到了这一切,也明白了他们的关系,联想起自己和妈妈两个人对智旭妈妈的攻击,奉熙觉得很尴尬,躲在药店里不敢出去,智旭在门外一直叫她出来,见僵持不过智旭,奉熙推开门跑了,身后的智旭和他妈妈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奉熙的妈妈来到事务所为大家带来比萨和泡菜,受到了房系长和恩赫的热情接待,正在聊天时,智旭的妈妈也来到了事务所,两个人一见面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奉熙的回来,让这一切立即进入了打白热化状态,奉熙见状,转身准备离开,却被智旭拉住,明白地告诉大家,他们正在交往,房系长和恩赫还故意装出吃惊的样子。

地检长从自己的办公桌里拿出一份陈年的档案,回想起自己当年当检察官时审理过的一起案件,尽管当事人一直都在喊冤,直到现在,地检长还坚信自己没有错误。

智旭终于鼓起勇气把他给奉熙买的项链戴在了奉熙脖子上。两个人一起回家后,已经想到道了晚安的两个人,又情不自禁地转身走向对方,这次,他们是在彼此都十分清醒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

清晨,从梦中醒来的智旭幸福地爱抚着奉熙,一抬头看见了奉熙床头柜上放的一张小时候的奉熙和爸爸的合影,智旭清楚地记得这张脸就是总出现在自己梦里的爸爸死去时的那个男人。

看到已经醒来的奉熙正在向自己微笑,智旭不知如何是好,但还是把奉熙搂入了怀中。

奇怪的搭档第15集剧情

当看到奉熙床头柜上摆放的照片时,智旭愣住了,那个照片中的男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被烧死时,从火场里走出来的男人,那张脸尽管在照片里笑得是如此灿烂,但在智旭梦里却是魔鬼的化身。智旭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奉熙也醒来了,她羞涩地冲着智旭微笑,犹豫片刻后,智旭还是把奉熙搂进了自己的怀中,尽管如此,智旭还是忍不住地多看了几眼照片中的男人。

智旭的心思一直都在照片上,尽管做了一桌丰富的早餐,但饭菜的味道却和她往日的手艺大相径庭。卞代表一口咬定早餐是奉熙做的,更坚定了他不让智旭和奉熙交往的态度,奉熙有口难辩,她看着在一旁低头不语的智旭也觉得十分奇怪。

宥静在对以前的案件进行复审时,发现了一起纵火案可能存在冤情,当她询问到当年的报警人李俊辉时,俊辉坦白地说自己曾经纵火杀人并让别人顶罪的事实,可当寡静再次向他询问时,俊辉却对他说过的话矢口否认,寡静不想这样不了了之,她跟着俊辉跑了出去,走在她们后面的恩赫看到这一幕,他向走过来的智海询问宥静的事情,智海含糊地回答着,智海看出来恩赫对宥静的关心,她手中的自己的名片被她揉成一团,却最终也没有勇气递给恩赫。

智旭让房系长重新调查他父母被害的细节,同时也要调查清楚有关凶手的资料,对智旭重新调查过去那么久的事情,房系长有些意外,但看到智旭不想说什么时,知趣地径直走开了。

打发走房系长,智旭心时还是乱糟糟的,他一个人无聊地打扫了卫生,收拾整齐冰箱和餐桌后。来到了恩赫办公桌前,让恩赫给自己一些能打发时间的活来做,免得他一个人胡思乱想。

一个人在整理资料的智旭实在没心思再干下去了,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奉熙来找智旭商量事情,看到智旭睡着了,奉熙也没有叫醒他,只是静静地坐在智旭的面前,看着英俊的智旭,奉熙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智旭的头发和脸庞,当她的手停在智旭的嘴唇上时不禁感慨地说:“没想到,这是自己的男人”,之后转身离开了,感受了这一切的旭没有睁开眼去看奉熙,只是一个人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当房系长把调查结果递给智旭时,迟疑了片刻后,智旭还是接了过来,当智旭一个人翻看着嫌犯的资料明确显示就是照片中的那个男人——奉熙的爸爸时,智旭内心开始滴血,他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

私下看过资料的房系长同情地问候智旭,智旭故作轻松地说这事与奉熙无关,房系长非常理解此刻强装镇定的智旭,但他心里也明白这件事不可能对智旭和奉熙的关系没有一点影响。

智旭又从恶梦中惊醒,听到声音的奉熙抱着枕头来陪智旭,睡不着的两个人慢慢地聊了起来,奉熙告诉智旭,她放弃运动改学法律的原因是因为她爸爸和她一样被陷害,而她要帮助这些人。

早起的智俊一个人在健身房里疯狂地做着运动,他满脑子全是他小时候和爸爸在一起的画面,回到家里,奉熙自认为所有的营养的东西混在一起给智旭打了一杯果汁。尽管有些不忍下肚,但智旭还是喝了几口,当奉熙提议来个早安吻时,智旭却以身上有汗味拒绝了,奉熙觉得非常奇怪,可是当她尝了一口果汁时,立即有了答案,面对这样难以下咽的果汁,奉熙原谅了智旭刚才的行为。

智旭和奉熙帮着恩赫收集姜先日无罪的证据,恩赫来找宥静时,智海却误以为恩赫是借找宥静来接近自己,说出来的话让恩赫有些莫明其妙。

一个人喝得有些醉的宥静脚步不稳地回到家,在门口看见了正在等自己的恩赫,当恩赫提出来想了解李俊辉的一些情况时,宥静直接把她手里的资料都交给了恩赫还把上面想掩盖这个案件的真相告诉了恩赫,希望对他打官司有所帮助。

看着准备离开的恩赫,寡静故意说让恩赫留下来过夜,恩赫则是正色地告诫宥静不要再这样沉沦下去了。当恩赫工问及宥静为什么不把他们俩那天并没有发生什么的真相告诉智旭时,宥静只是笑笑没有做声。

房系长陪着伤心的智旭和恩赫一起喝酒,尽管只能喝雪碧,但还是很认真地听着他俩倒着苦水。

随后赶来的奉熙在房系长的帮助下把智旭送了回了家,正准备给智旭从倒水的奉熙被智旭一把拉住,有些微醉的智旭抱着奉熙,叮嘱她即使自己让奉熙离开,奉熙也千万不能走。奉熙轻轻地拍着智旭的后背安慰着他。

在旁听恩赫开庭时,奉熙联想到恩赫提起的智旭曾目睹过纵火杀我现场时,加之近日来,智旭对自己的种种怪异的表现时,奉熙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她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法庭,在法庭外,奉熙想向妈妈询问些当年爸爸案子的细节,可是说着说着竟有些哽咽了,于是忙挂掉了电话。

有了宥静提供的有利证据,恩赫代理的案子很可能胜诉,而在地检长的办公室里,宥静却被告地检长以破坏检察院的秩序为由痛斥着。

奉熙把智旭约了出来,陪着他一起悠闲地走着,当看到智旭对自己无微不至地关心时,奉熙差点掉下了眼泪。

走着走着,奉熙停了下来,她把自己的手从智旭的手中抽了出来,平静地跟智旭提出了分手。

智旭好像也明白了,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奉熙没有说话。

奇怪的搭档第16集剧情

看着欲言又止的奉熙,智旭在等待着奉熙对自己的宣判,尽管十分不忍,但奉熙还是主动提出和要和智旭分手,尽管智旭解释他什么也不在乎,但奉熙不愿意看到智旭为了自己而压抑内心的痛苦,奉熙反复 地强调自己的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但智旭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但无论智旭怎么的解释和请求,都无法挽回奉熙执意离去的心。 

虽然一路上都在哭泣,但想到智旭为此遭受的痛苦时,奉熙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不愿意让妈妈为自己再担心,走投无路的奉熙只好厚着脸皮来到智海家,尽管一直以来与奉熙都是水火不相容,但看到以往斗志昂扬的奉熙如今却是如此的沮丧,智海也动了侧隐之心。

躺在床上的奉熙辗转反侧,回忆起和智旭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更是难以入睡,只难任由眼泪不断地流下。智旭也在屋里不停地徘徊着,没有了奉熙的家显得空荡荡的。

考虑再三,奉熙还是向智旭递交了辞职信,同时还强调为了自己,也为了智旭必须要辞职,尽管智旭以公私分明为由一再劝说,但都无法让奉熙回心转意,最终智旭只能选择让奉熙先放一段时间的假,奉熙面对这样执著的智旭也只能同意。

智旭想起自己父母当年的案件的检察官就是现在的地检长,去询问当年的详细情况,却被告知当年就是年仅8岁的自己指认的罪犯。

在智海家躺了一天的奉熙觉得自己好像是生病了,但每次量体温时,都显示的正常值,直到下班回家的智海发现了已经有些昏迷的奉熙才发现是体温表坏了。

接到智海电话匆匆赶来的智旭和恩赫来到医院,站在奉熙床边的智旭深情地望着才几天不见就面容憔悴的奉熙,慢慢苏醒的奉熙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智旭吻上了她的唇时,她都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为了女儿的幸福,奉熙的妈妈决定主动向智旭的妈妈示好,但两个人的各方面反差实在不大,没说了几句话就不欢而散了。

看着整天为自己操劳的妈妈,奉熙刚要说出自己和智旭已经分手的事情,却被一个电话打断了,奉熙带过的一个学习跆拳道的孩子金宰雄因为目睹了一起杀人案被带到了警察局,宰雄说出了自己的老师是个律师,所以奉熙被叫到警察局。

万般无奈之下,奉熙只能把宰雄带到了事务所,考虑到自己也要暂住智海家,所以宰雄就只能和智旭呆在智旭家里了。

在送奉熙回去的路上,恩赫提起相比发烧40度的奉熙来说,现在健康的奉熙多好,奉熙质疑恩赫怎么知道自己烧到40度,被告知他和智旭去医院看过当时还有些昏迷的奉熙,想起自己曾经做的和智旭亲热的梦时,奉熙才明白这不是梦而是真的。

目击了残忍的犯罪现场的宰雄一直都不敢一个人睡觉,尽管先前智旭警告过宰雄不要上二楼,但宁愿被智旭批评,宰雄还是一直跟着智旭直到床上。

虽然不太喜欢孩子,但智旭还是不断地安慰着害怕的宰雄,宰雄问智旭是不是如果自己不做证,就抓不住坏人。同样的情景,让智旭想起来儿时的自己也是被告知如果不做证就抓不住坏人的话。

父母双亡的宰雄跟着姨妈一起生活,但不受姨妈一家人的欢迎,当听说宰雄目睹了杀人现场,就让宰雄作完证后再回来,担心宰雄的安全,奉熙下班后去接宰雄,却宰雄却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奉熙认出那个人是警察局的人,就主动说出了宰雄可能不愿意去做证,这番话让那男人舒了一口气。看到也来接宰雄的智旭,奉熙有些不自然,但宰雄却高兴。

小小的宰雄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去做证,宰雄指认的竟然是一个警察,在场的人都很纳闷,宰雄哼出了那男人的手机铃声后大家更加震惊了,最后宰雄还指着那男人脚上的运动鞋,说上面沾过血。看着那个男人被带走,大家都放下心来。

智旭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他小时候说过的记不清楚是谁的画面和一个检察官拿着一张照片让他记住那个男人就是杀害他父母的凶手,对于这样两段完全不同的回忆,智旭有些迟疑到底哪个是真实的。

奉熙来看还在昏迷中的贤秀,在贤秀床边坐了一会儿后,听到电话响,挂断电话的奉熙准备转身时,却忽然发现贤秀居然直直地站在她的身后,正用恶狠狠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奇怪的搭档

奇怪的搭档

类型:韩国剧

地区:韩国

上映时间:2017年

状态:更新至26集  / 共30集

热门韩国剧

  • 多样的儿媳更新至25集
  • 20世纪少男少女更新至16集
  • 爱情的温度更新至26集
  • 今生是第一次更新至8集
  • 魔女的法庭更新至8集
  • 木槿花绽放了更新至30集
  • 医疗船更新至38集
  • Mad Dog更新至7集
  • 当你沉睡时更新至2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