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搭档分集剧情介绍

奇怪的搭档第1集剧情在线观看

恰逢下班高峰,地铁里已经人满为患了,车厢里卢智俊被人潮来回冲撞着站立不稳,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位置,他站到了相对比较宽松的殷奉熙身边。奉熙的另一边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人一脸的猥琐样,不住地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面前的奉熙,看着奉熙短裙包裹着的臀部,伸出手摸了起来,发现奉熙觉察,立即躲开,那男人之后又如此反复。站在一边的智俊并没有发现这一切,依旧站着,直到奉熙当众质问他时,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愤怒的奉熙说出性侵害的法条要告智俊,尽管是一脸的茫然,智俊还是专业地纠正了奉熙刚才引用法条的错误。

奉熙到站下了车,智俊猛然发觉自己也该下车了,不料,在车门口却被奉熙死死地堵住,最后只能任由车门关闭,然后车开走了。

走在出口的奉熙猛然间想起来,自己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一条写明她男朋友在某酒店的匿名短信,站在酒店门口,奉熙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谁知,在电梯口却真的看见了和一个女人亲密走出的张熙俊。

尽管熙俊一直解释着他爱着的人还是奉熙,但奉熙却回忆起她和熙俊在一起时发现的各种可疑情况。由此可以推断,熙俊背着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

熙俊想挽回和奉熙的关系,但倔强的奉熙却要和他一样后才肯分手,还说出了要和撞上的第一个男人上床的狠话,但一回头,却看见一个行动迟缓的老男人走来,吓得奉熙慌忙躲开,不料却把自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旁的熙俊看见如此的场面,只是摇着头叹气。

奉熙站起来边走着边用手擦着眼角的眼泪,把隐形眼镜也弄掉了。 这时,也来到这个酒店和爸爸见面的智俊恰巧从奉熙身边走过。看不太清的奉熙,模糊地看到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说了句,我们睡觉吧。智俊竟然答应了,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奉熙凑了上去,仔细看看,却是刚才在地铁里碰到了那个骚扰她的男人。

奉熙迟疑了一下,拉起智俊往处走,任凭身后的熙俊说出分手的狠话也没有回头,而且还用智俊的手搂住了自己的脖子。

来到酒店外面,奉熙让智俊不用把刚才的事情当真。不料,生气的智俊却大声解释刚才自己没有干任何不好的事情。对于智俊来说,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当众指责与侮辱。

看到智俊一副正议凛然的样子了,奉熙也有些犹豫了,小声地问道,真得不是你。

已经走开的智俊又回来告诉大会奉熙以后在大街上不要随便往别人身上撞,万一那人当真要和她睡就不好办了。

奉熙忽然听到了熙俊的声音,看见他走出来,忙挤进了智俊刚刚坐上的一辆出租车里,用眼神示意智俊帮忙。

奉熙提议请智俊喝酒,被拒绝了,心情沮丧的奉熙独自一个人喝着闷酒,喝到了不省人事,被随后赶来的智俊带回了家。酒醒后的奉熙记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不觉懊悔不已,趁着智俊洗澡时偷偷跑了出去。

智俊被评为十位最差的检察官,面对这样的结果,他辩解律师们都恨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面对他如此的自嘲,在场的同事们都一时语塞了。

坐在教室的奉熙没有收到熙俊任何解释的电话或者短信,十分伤心。想着自己喝醉的那晚到底和智俊有没有发生关系。正想着,嘴里不自觉地说了出来,而且被坐在旁边的同学听见了。她告诉奉熙,她被熙俊甩了的事群里都发了,等奉熙回头向周围看时,觉得大家的相互交谈好像都是在说自己似的。她的同学罗智海当面全班同学的面说奉熙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同,还搞出了一夜情,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进入司法系统。

愤怒的奉熙走出了教室,却看见了迎面走来的熙俊。奉熙本来还想着冲上去给熙俊一脚,但还是冷静了下来,奉熙笑着朝熙俊走了过去,却被熙俊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了,那天在酒店,他们之间就结束了的话,随后丢下了独自纳闷的奉熙扬长而去。

伤心的奉熙回到家后就病了,闻讯赶来的妈妈关心地问她生病的原因,只得到了奉熙功课太累的回答。当妈妈问及她和熙俊的关系时,奉熙回答她们分手了,对于那个只会让自己女儿伤心的男人,妈妈本来就没有多大好感,听闻此言,除了全力支持女儿外,也只能安慰着女儿。

得到妈妈的支持,奉熙高兴地抱住妈妈,并承诺要好好学习,早日拿到律师执照,赚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三个月过去了,准备实习的奉熙遇到了智海和熙俊亲热地走在一起,回想起她们给自己编造的谣言,故意从他们中间冲过去,回头诅咒着他们,还在自己脖子上依然做出刀割的样子。

走进了实习室的大楼,奉熙立即还原了本来的面目,笑容可掬地进了办公室的门,却迎面看见了正在整理资料的智俊。两个人唇枪舌剑地讨论起以前的事情来,对于这样没头没脑的对话,在场的其他人都惊讶地低下了头。

知道自己得罪了眼前这位主管她实习的检察官后,奉熙心里也很明白,索性就这样吧。不过,奉熙还是想弄明白一件事,她看看四周,提出找一个隐私一点的地方,智俊坦荡地说就在这吧,奉熙问了那天她们到底发生了关系没有。这话一出,令在场的另外两人顿时目瞪口呆。

奇怪的搭档第2集剧情在线观看

实习快要结束了,要写实习总结时,奉熙提笔想写点关于智俊的赞美之词,却怎么写都觉得别扭。看看自己每日的心情记录,智俊得到的都是差评。整理下心情,仔细想想其实智俊还是挺帅的,当落笔写下时,奉熙被自己吓坏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心里有些郁闷的奉熙打开窗户,外面的台风警报正在拉响,奉熙感受着凉风带给她的美好感受。在她对面的楼底,一个正在处理现场杀人黑衣男人并没有引起奉熙的注意,但那人却看见了奉熙,还误以为奉熙看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当时的奉熙没有带隐形眼镜,根本什么也看不清的。

正当奉熙下楼去买东西时,熙俊却来到奉熙家找奉熙,熙俊按下门上的密码,门顺利地打开了,当熙俊心中还在窃喜奉熙没有改密码时,一场灾难正在向他袭来。还没有关闭的门被一只带着黑手套的手拉住了,等熙俊回头时,眼睛里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买完东西的奉熙高兴地往回走着。迎面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骑着自行车迎面过来。不知真相的奉熙继续往前走着,那个男人却停下车子回头向奉熙张望着。等感觉有些异样的奉熙回头看时,那人却骑车走了。

开门进家的奉熙被熙俊的尸体绊倒,等她仔细看时,却发现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熙俊。

城市恢复了供电,奉熙打电话报了警,被带到了警察局的奉熙,无法相信发生在她眼前的这一切,她根本没听见坐在她对面的警察对她的问话,木枘的她只是看着自己沾满熙俊鲜血的双手。

奉熙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灵发出的声音,不能慌张,要打起精神应对一切。猛然地奉熙用双手狠命地拍向自己的脸,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

和熙俊最后通话有智海也被叫到了警察局,有些狂噪的智海大声指责是因为熙俊甩了奉熙,为了报仇,奉熙杀了熙俊。奉熙大声地重申自己没有杀人,没想到,智海却说出了奉熙对着她们唱的歌词里说要杀了熙俊,还说当时在场的同学可以证明。

看着突然出现的智海,听到她所谓的证词,奉熙整个人都慌了,她反复着说自己没有杀人。

被关起来的奉熙打电话给智俊,告诉了他自己因为涉嫌杀人而被逮捕的事情。

当智俊来到监狱看见被关在里面的奉熙,都快要疯掉了,他恨不得冲进去掐死她,而当他听到奉熙说出她只能他这个依靠即懂法律又有能力的人时,心里却有着一丝丝的感动。

死去的熙俊是地检长的儿子,而这个地检长就是评选智俊为十位最差检察官的人。而这位地检长还一再强调要尽快拿到证据,同时还要在量刑上适用最高刑期。否则,他警告智俊会让他脱下法袍,还当不了律师,甚至被发配到边远地区不能回来。

当押运奉熙的巴士停在检察院门口时,早已等待的一群记者蜂拥而上,先入为主地询问着奉熙为什么要杀害熙俊。看着带着口罩的奉熙一语不发,有人甚至打掉了她的眼镜,抢下了她的口罩。

高度近视的奉熙不允许佩带隐形眼镜,而她的眼镜在刚才了也被人踩坏了,看不清东西的奉熙听力也受到了影响,根本听不清她对面智俊对她说的每一句话。

面对智俊的软硬兼施,见惯了审问犯人的奉熙根本都不接招,只是一句我没有杀人。最后还反复重申自己相信智俊,而且她也相信智俊会相信她没有杀人。

深思中的智俊想起来,他小时候见过的一个邪教和尚说他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自己的命运。不禁自己觉得自己是多么可笑了。

恩赫正和智俊的爸爸讨论着奉熙的案子,这个案子对的是地检长,恐怕没有哪个律师敢为奉熙辩护的。突然好久都在和他闹别扭的不和他联系的智俊打来电话。挂断电话的智俊想起恩赫是自己最讨厌的人时,感觉浑身都有小虫子在爬似得难受,疯狂地乱抓起来。

恩赫焦急地在门口等待着奉熙出来,不料,又一次的被奉熙开门撞到了头,面对奉熙的抱歉,自嘲地说自己聪明死几个脑细胞不要紧。

奉熙对恩赫担任自己的辩护律师表示感谢,不料,恩赫却感谢她让一直都在生气的智俊主动打电话联系自己。

来到案发现场的智俊看到了奉熙每天在日记本上写下的对自己的评价,觉得非常有趣。助手接到电话,有人找到了符合案发条件的凶器,猛然间,智俊也在奉熙家冰箱下面也发现了一把类似的尖刀。

面对为她辩护的恩赫,奉熙询问恩赫的IQ值,当得知恩赫IQ值是143时,奉熙一脸诚恳地说出自己的IQ值是101,恩赫有些惊讶。奉熙补充说,自己是体育生,本来可以工作赚钱的。但想着从事法律工作可以让妈妈生活得更好,她凭着这样的智商努力学习,才有了今天的自己。奉熙肯求恩赫不要以开玩笑的心态对待,这场官司将会影响她本人,乃至她整个家庭的命运。

奇怪的搭档第3集剧情在线观看

走在路上的奉熙回忆着她和智俊在一起的每一幅画面,她觉得幸福已经占满了她的整个心房,思考片刻后,她明白了这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看见迎面过来的智俊,正准备表白的奉熙却听到了智俊口中说出的我们是命中注定的孽缘,最后还听到都俊以后再也不见面的话。这一刻,奉熙脸上的表情冰冻了。

回过神来的奉熙忙拦住智俊,递上了她为都俊准备的治疗失眠的茶。听到智俊说这是最后一次听奉熙说话时,奉熙把藏在她心中的她对智俊的歉意和感谢都说了出来,听到奉熙如此坦白的话语,智俊开心地笑了。

当最后准备说喜欢智俊时,奉熙却打住了。奉熙只是告诉智俊,她在出事那天听到过的口哨声在法庭外也曾听到过。奉熙不着调地哼唱着她那天听到的口哨声,但智俊却听得出神。奉熙想着智俊因为她而被迫脱下法袍,所以不想再麻烦他了。

从恶梦中惊醒的奉熙被找上门来指责自己的的熙俊的地检长父亲狠狠地数落了一顿,还扬言会让她承受更大的痛苦。

奉熙每天都在听大量的音乐,想从中找出她听到的凶手哼的口哨声。为了发现炫乐吧的线索,奉熙来到了找到那把凶器的地方,但在这里,却意外地碰到了也来找线索的智俊。

回到学校后的奉熙每天努力地学习,同时她还不忘继续追查那个凶手的下落。经常的,她在智俊会出现的地方与智俊来个不期而遇,但每次两人默默走过,谁也没主动说话。

转行到了律师事务所的智俊还是习惯于对当事人进行说服教育让他们反省,但面对形形色色的委托人,他经常会弄混以前检察官和现在的律师身份,令事务所的所长很是抓狂。

如此孤僻的性格让智俊与事务所的同事相处得也不是很愉快,看着习惯于会用手沿着墙划过,朋友们说是只能和墙作朋友。

毕业后的奉熙进入律师事务所工作,在一次开庭中,她不仅碰到了身为实习法官的智海,还意外地遇到了身为律师也来参加辩护的智俊。紧张的奉熙在法庭上竟然说反了她为嫌疑人的辩护意见,最后用包遮住脸从智俊身边悄悄溜走,走出去,仍然站在门口痴痴地看着在法庭里面的智俊。这一幕被恩赫看到了眼里。

每天忙于接案子的奉熙接到了预约电话,约定半小时后见面。而此时的奉熙正好光着脚修理她那双不能再破的鞋。看着正好走过的智海,奉熙坏笑着,热情地边打着招呼边走过去脱下了智海脚上穿的鞋,临走叮嘱智海付了修理费后就可以穿走自己正在修理的鞋。 

一路上奉熙都在祈祷自己不要再碰上前几次让她疯狂的委托人。而这次的委托全圣浩的男孩子,圣浩向奉熙说起,自己以前暗恋的女孩娜恩,他们已经快一年半没在见面了,一次,在公交车他们又相遇了,娜恩怀疑圣浩又在跟踪自己,气愤地把圣浩推下了公交车,造成了圣浩全身多处骨折。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很像的圣浩,奉熙有些迷茫了。但此时,在另一个事务所里,娜恩也就在向智俊讲述着她眼中的圣浩和她经历着这些奇怪的事情。

奉熙和智俊还是在法庭上见面了,即将就座时,为了怕奉熙坐不稳,智俊用手帮奉熙扶住了带滑轮的椅子,两个人就当事人事情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说到激动处,智俊含蓄地说出了奉熙跟踪他对他造成的烦恼。心知肚明的奉熙却装出一脸的无辜样。  

就着当事人的名义,奉熙说出了智俊知道自己跟踪他的事情。但在法庭那样的环境下,这种态度还是有些不和时宜。

在两人的劝说下,两名委托人签了调解协议书,圣浩也向奉熙保证以后不会再接近娜恩了。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坐进出租车的圣浩就让司机掉头跟上前面娜恩所坐的那辆出租车。

回忆起刚才流露出来的表情,奉熙感觉有些不对劲,在智俊的帮助下,奉熙来到了圣浩的住所。当奉熙赶到时,圣浩已经站进了娜恩的家里,还对躲在卧室的娜恩大喊大叫,看着突然出现的奉熙,此时的圣浩有些激动,向奉熙挥动着手中的棒子,奉熙正准备迎战时,被随后赶来的智俊制止住了。

看着智俊一气呵成的动作,奉熙整个人都被智俊的帅气迷住了。而此时的智俊依然能冷静地抛出一句律师不能打自己的委托人的话来。看到圣浩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带走了,奉熙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内心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仍然心有余悸。

在警察局里作证的奉熙看着仍然执迷不悟的圣浩所做出的种种辩解,想着自己可能对都俊也造成了类似的烦恼。在回来的路上,奉熙一直在回想法庭上智俊所说的每一句话,直到智俊把车停稳,奉熙才恍然清醒。奉熙走了几步,突然转回身转向正准备开车离开的智俊,说着自己也不知道具体内容诸如不喜欢智俊之类的话。听得一头雾水的智俊正准备开口问时,奉熙已经跑上楼去了。回到家里的奉熙想着自己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爱时,流着眼泪倒在床上。

慢慢整理好心情的奉熙发现在一个鞋盒子里面写着恐吓会找到她的话,她联想起她在那条凶手曾经经过的地方悬挂巨型条幅寻找目击证人的事情来,不禁有些后怕。

奇怪的搭档第4集剧情在线观看

奉熙跑回家后,发现了桌子上的里面写的恐吓内容的的盒子。正在这时,发现奉熙有东西落在车上的智俊打来电话,奉熙告诉智俊她眼前的奇怪事情,同时,奉熙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她害怕地说凶手可能现在还在她的房间里。话音未落,一个神秘的男人从门口走了出去,看到有人影掠过的奉熙忙追了出去。听不到奉熙声音的智俊非常担心奉熙的安全,忙掉头返了回去。

在奉熙家楼下,智俊碰到了追着凶手下楼的奉熙,急忙担心地询问奉熙的安全,但奉熙却非常遗憾自己把人跟丢了。

重新回到奉熙家里后,奉熙绘声绘色地向智俊讲述着她刚才所经历的事情。看着奉熙那略有些兴奋的状态,智俊很纳闷,本来是危险的事情,却让奉熙表现得那么夸张。

冷静下来后,奉熙讲述了她即使面临着危险,也会抓住凶手的。智俊询问的眼神看向奉熙,却得到了奉熙伤感的回答。因为涉嫌杀害地检长的儿子,她被列入业界黑名单,找不到工作,自己开办的律师事务所也没有业务,她现在已经濒临破产。在奉熙看来,这样的生活跟死亡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现在对于奉熙来说抓到凶手和活下去是一回事。最后,奉熙严肃地说她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自己,更是面对她时表面在微笑,却在背对她时流泪的妈妈,也为了因为她而被迫脱下法袍的智俊,她都会亲手抓住凶手的。听着奉熙这番这义正辞严的话后,智俊心里非常感动。

考虑到奉熙现在的家已经不安全了,智俊提议奉熙搬到他家来住。在即将到达智俊家时,奉熙突然停下了脚步,强调着是智俊让她来的。再次回到这个她两年前来过的地方,奉熙十分兴奋,却碰上了智俊冷淡的表情。

智俊打电话给检察院的房系长,希望他们能到奉熙家来提取一些凶手留下的线索进行鉴定。听到房系长敲门声,误以为是智俊的奉熙立刻摆出一幅热情洋溢的表情,当看到进来的是房系长时,奉熙脸上的表情立即石化。看着奉熙这变化巨大的表情,房系长一路上都不太高兴。不过,最后,房系长还是向奉熙透露了智俊在各方面都很优秀,但对女孩儿这方面反应是比较迟钝的。

为了给死去的儿子报仇,地检长一直让人蹲守在奉熙家门口,奉熙去了智俊家的事情自然也逃不脱地检长的眼睛。愤怒的地检长下准备找来智俊训斥他时,智俊却主动找上门来。向地检长索要他派出的监视奉熙的那辆的行车记录仪,因为里面可能记载有凶手的视频资料。地检长一直认为奉熙就是真正的凶手,自然不肯向智傣俊提供任何线索。想着奉熙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智俊顶撞了地检长后气愤地走了出来。却迎面碰上了他以前检察院的上司。

在地检长办公室里,为泄私愤,地检长故意让他们放出智俊和地检长大闹了一场的风声,想看着智俊所在的事务所的律师们败诉后是如何把火气撒到智俊身上的。

智俊请房系长吃饭,席间,有些微醉的智俊讲述了奉熙出现的这两年给他原来平淡的生活带来的变化,也正是这种变化,让智俊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

奉熙正坐在一间餐厅外面的长椅上休息时,发现餐厅里一个女人在和三个男人打架,奉熙以为那个女人被性骚扰了,忙冲上去帮忙。却忘记了自己昨天被智俊吓唬时弄伤的脚踝。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人女人也是很厉害的,一个人足以打败那三个看似凶恶的男人。为了感谢奉熙的帮忙,那女人和奉熙主动交换了名片,这时候,奉熙才知道那女人姓车,是名检察官。两个女人彼此交换了名片后,高兴地分手了。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而这个车检察官还是智俊的前女友,因为劈腿智俊后,去了美国深造。刚刚回国的她希望获得智俊的原谅。

智俊所在的事务所的律师果然把败诉的责任归到了智俊身上。事务所的社长为了帮助智俊,建议他要和同事们搞好关系,或者请同事们吃顿饭来沟通感情,不喜欢这些应酬的智俊在饭桌上只顾着自己独自喝酒,对在座的同事们一幅不理不睬的样子。

奉熙接到同学给她介绍工作的电话后高兴地来到了智俊他们所在的这间酒吧。本以为是当律师的奉熙为了留下好印象表现得异常活跃,让在一旁落座的智俊十分不悦。

在卫生间里,智俊知道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名声并不是太好,所以不想让奉熙和他们扯到一块。当说道自己因为拖欠费用而面临断水、断电的住所,厚着脸皮住在智俊家的自己时,奉熙的神情有些黯然。

再次回到饭桌时,奉熙却听到让自己穿着性感衣服去事务所做接待时,脸上的表情凝固了,气愤地举起酒杯要拿酒泼那个轻视她的男人,但那只举起酒杯的手却被智俊抓住了,智俊绅士地喝了那杯酒。说完,奉熙和智俊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身后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

走出酒店心情沮丧的智俊安慰着奉熙,同时沦为天涯沦落人的两个人此刻更能真心体会彼此的感受。酒醉后醒来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已经记不清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了。

智俊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脸骄羞的奉熙。这次轮到智俊想弄明白他和奉熙之间到底发生关系没有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奉熙高兴地笑着,她还在想着智俊一直都没有回答她,她喝醉那晚她和智俊之间有没有发生关系。想起刚才智俊紧张的表情,奉熙心里暗暗窃喜。

奇怪的搭档

奇怪的搭档

类型:韩国剧

地区:韩国

上映时间:2017年

状态:更新至26集  / 共30集

热门韩国剧

  • 当你沉睡时更新至4集
  • 奉必梦游仙境更新至14集
  • 奇皇后51集全
  • 九家之书24集全
  • Duel更新至9集
  • 三流之路更新至1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