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侠大律师分集剧情介绍

盲侠大律师第25集剧情

天恩中枪身亡,申侠、德仁及一夏被带返警署调查。申侠在录取口供时,要求亲自见德仁了解事件。德仁见到申侠时,丧女之痛的他向申侠不断怒吼,坚持自己没有杀死女儿,更指兇手是一夏。申侠听到德仁的心跳声,感觉他并没有说谎。一夏被押在羈留病房,警方正向他录取口供;一夏表示事发前他喝了很多酒,已想不起案发经过。他只记得当时向天恩开了一枪,然后便晕倒地上。

要求申侠协助一夏

申侠在病房外亲耳听到一夏承认向天恩开枪,不禁愤然离去;申侠不忿為何他最好的兄弟竟然杀死自己深爱的女人。受了这严重的打击,申侠戴上復明眼镜就会想起天恩的惨况,随之而来便是剧烈的头痛,令他痛苦万分。正妹告知申侠,一夏及德仁同样被控告误杀及意图谋杀,找不到律师替一夏辩护。正妹希望申侠能為一夏担任辩护律师。可是申侠表示一夏已亲口承认向天恩开枪,怎可指望他再為一夏辩护。德仁聘请国涵為代表律师,国涵表示在德仁衣服上有火药反应,德仁只推说与枪手开枪时站得太近,国涵没有质疑下去,指会利用假定无罪為他辩护。申侠不愿意助一夏,正妹只好向刚转為大律师的励凡求助,但励凡竟然也拒绝,还声言没有人代表一夏才是对他最好的办法。

发现真相借酒浇愁

一夏不断努力回想案发当日之前发生的事情。原来案发前,陆sir带了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人员前往德仁的公司搜证,但一无所获,陆sir面临被降职。一夏得到立桥同意后,便将德仁的罪证交给陆sir以让他将功补过。可是在返回警署的过程中,罪证被烧毁,一夏更差点被炸死。一夏更发现五年前的意外不是自己失职,而是有人放火造成的;得知真相后一夏自暴自弃,借酒浇愁,还任由自己醉倒在街上,就算励凡与正妹来到,他也不欲回家。

励凡事务所开张

一夏於狱中被他曾拘捕的囚犯的同党报仇,打至遍体鳞伤。正妹与申侠前来探望,正妹再次央求申侠担任一夏的代表律师。申侠断然拒绝。正妹向申侠重提他当律师的理念,是為弱势人士争取公义,而申侠表示他争取公道的对象是天恩。励凡大律师事务所开张,但门可罗雀,只得正妹带同手下前来恭贺。同时申侠前来祝贺,可是没有带任何贺礼,励凡顺势要求申侠以接受一夏案件作贺礼,申侠表示已接下一夏的案件,励凡正妹闻言大喜……

盲侠大律师第26集剧情

正妹不明白為何申侠不帮助一夏辩护之餘,还要成為案件的检控来对付自己的好兄弟。励凡见状,只好同意由她担任一夏的辩护律师,而且她安慰正妹说申侠成為检控,即他仍有意寻找天恩之死的真相,这一点也是对一夏有利的。一夏乐见励凡愿相信自己无辜,可是他自知此场官司胜诉不大,怕连累励凡。可是励凡选择自己重当大律师的第一宗案件是為一夏辩护,可知道她的决心,并着一夏不可轻易放弃。

申侠反对一夏保释

德仁於国涵的帮助下,成功向法庭申请保释。可是当励凡以一夏在狱中生命受威胁而申请保释时,却遭申侠反对。一夏对申侠此举感到失望,认為他想置自己於死地。陆sir通知申侠领取天恩的遗物,申侠昼夜重听MD机内天恩细读法律条文的声音,忽然间申侠听到当天案发时的录音。申侠将录音呈堂,录音清楚指向一夏就是杀天恩的兇手。申侠於庭上质问一夏当时的情况,可是一夏仍是记不起当时的实际情况;其后励凡已请来陆sir為证人,直指德仁為求脱罪,急於将罪名推向一夏。国涵见此证供不利德仁,便将陆sir抹黑。励凡在海边遇见申侠,说他因為依靠了视觉,而削弱了四感,加上被仇恨蒙蔽心眼,令他竟然察觉不到问题所在;之后励凡摘下他的眼镜,说只有这样他才能看见真相。

正妹协助一夏逃狱

正妹驾驶私家车与一夏身处的囚车发生碰撞,一夏成功逃狱。正妹将一夏安置在小屋内,替他準备了所有应急用品。一夏竟向正妹表示他逃狱的原因并非想离开,只是希望能靠自己调查真相。正妹离开小屋时遇上申侠,申侠欲找一夏,正妹阻止反被申侠困在流动洗手间内。一夏重返案发现场,茫无头绪。忽见货仓对外山丘上有反光,原来是摄影爱好者长置的相机镜头。一夏得知镜头已拍摄一个月,遂央求该名摄影爱好者将案发当日影片交给他。

返现场记起真相

一夏细心聆听影片的声音,果然录到当日的枪声;一夏於货仓内自行重组当日案情,最后想起自己当时行為。见申侠赶到,一夏带着重要证据逃走;一夏被申侠缠着,励凡突然出现将一夏救走。她本意是要一夏跟她回去自首,可是一夏仍想靠自己调查真相。申侠看见励凡身影,可是当时励凡已将一夏放走。申侠摘下眼镜后,便能凭听觉找出一夏的位置;申侠将一夏按在地上强行抢走证据,之后一夏被警方带回警局拘留。

盲侠大律师第27集剧情

一夏被带返警署后向警方表示找到有力证据,可是被申侠强行拿走。但申侠及励凡也表示没有见过有关证物。申侠反覆听一夏找到的影片,终於发现第二次枪声,於是申侠申请案情重组;警员带德仁及一夏等回到货仓现场,经过申侠不断演练推断,终於於现场找到第二个弹孔;接下来要作的事便是找到第二颗弹头或是第二把兇枪。而德仁因為看见案件重组,情绪变得激动。可是警方作地毯式搜索仍找不到第二颗弹头。

国涵推翻重要证据

励凡前往探望因情绪激动进院的德仁;可是励凡见国涵仍然执意替德仁辩护,甚不认同国涵所守护的原则,指国涵只是不想输掉官司而已。警方收队后,申侠仍不放弃搜索,最终发现第二颗弹头。当励凡告知一夏有关申侠替他找到第二颗弹头时,一夏发现申侠终於相信自己,感到莫名兴奋;再加上立桥回港愿意出庭指证德仁,一夏听后稍為放心。立桥上庭前告诉励凡事发前他曾到过现场后的所见所闻,励凡认為此证供对一夏十分重要,着他务必在庭上说出。可是上述对话被刚经过的国涵听见,他便打算着励凡合作。励凡询问一夏意见后,一夏拒绝跟德仁合作陷害无辜,励凡表示没看错他。立桥便依旧於庭上作供,可是证供一一被国涵推翻,而现场找到的第二颗弹头,亦有可能是当一夏潜逃时偽造的证据。

申侠尽力找出真相

正妹不忿辛苦找来的弹头却不能為一夏平反,申侠指弹头只是引子,目的是要令德仁心虚而找回兇枪,届时便可人赃并获。一夏怕案件一再拖延,德仁会对励凡等人不利。励凡不理会狱中规矩,深情的拥吻一夏,表示无论如何都会等他出来。正妹发现德仁有所行动,便与申侠等前往跟踪德仁,可是最后竟发现跟踪的并不是德仁。得知正妹的座驾因发生车祸而未能啟动,申侠急於到马路上截计程车,可是该车却想将申侠撞死。

正妹受伤励凡失踪

危急之际,正妹将申侠推开,而自己被撞倒。正妹担心励凡有危险,要申侠赶快找她。同一时间,励凡跟踪到德仁起回证物并将之抢走,德仁追赶其后。励凡先躲在一大树下,然后被德仁追至悬崖边。申侠与警方赶来只找到一隻高跟鞋,其餘地方均搜索过但遍寻不获;申侠着急。一夏从新闻报道上得知励凡遇事,感到悲愤莫名。

盲侠大律师第28集剧情

一夏及德仁被控误杀及企图谋杀一案进入结案陈词阶段,当日励凡并未能亲自现身。申侠表示接此案之初,自己被表象蒙蔽;,而一夏的朋友,努力调查真相,可是他们越接近真相,一隻无形的手便将他们推开。如今一夏的朋友為找重要证物,弄致一人生死未卜,一人双脚受伤。申侠以自身復明的经歷,请陪审团要看清真相,要用智慧的心去作判断。国涵结案陈词之际,着眼点则在於法庭是讲求证据及理性的地方。

德仁被判无罪释放

国涵指目前只找到一把手枪,而一夏曾承认开过一枪,要陪审团以这两点直接证供作出裁决。最后陪审团裁定德仁罪名不成立,而一夏的误杀及企图谋杀罪成立。德仁嚣张地离开犯人栏,还向申侠道谢。一夏问申侠世上是否还有公义,励凡及正妹的公道如何可讨回。申侠失意地离开法庭,突然收到警方来电说於西贡海域发现一女尸。由於励凡的亲人均在外国,遂警方找申侠前来认尸;可是尸体浸於海水多日,已经肿胀难认。申侠申手抚摸尸体脸庞,向警方否认这是励凡的尸首。申侠重返励凡遗下高跟鞋的所在,幻想与励凡像平常般跳舞,按他们一向的默契,申侠终於领悟到励凡留下的线索,找到证物。申侠并没有第一时间将证物呈堂為一夏上诉。

申侠决定私下报仇

申侠拔出枪来指吓德仁,他认為既然法律不能制裁德仁,他只好执行私刑。幸得正妹在一旁紧抱申侠双脚,劝他别要开枪。申侠趁天祐出狱之日将其绑架,威胁德仁独自前来天恩遇害的货仓,并於镜头前斩下天祐的手指以示警。德仁闻言大怒。不是善男信女的德仁没有空手赴约,他将正妹绑到货仓,作為交换儿子的筹码。正妹闻言大笑,称自己只是申侠的伙伴,有时甚至连伙伴也不如,怎可能跟德仁的儿子相比。

申侠中枪被埋黄土

申侠以枪指吓德仁,逼他在儿子前承认杀掉天恩,可是当德仁发现他不会开枪杀自己后,便趁势反击令形势逆转。申侠被德仁追杀,可是他忽然戴上復明眼镜,指是要用天恩送他的礼物看清德仁的罪行。德仁最后向申侠开枪,然后将他连同正妹一同埋在泥坑内。德仁施施然在西贡码头出现,可是立即被警方拘捕。一夏於狱中从新闻报道中得知申侠与正妹目前情况,感到十分痛心……

盲侠大律师

盲侠大律师

类型:香港剧

地区:香港

上映时间:2017年

状态:更新至14集  / 共20集

热门香港剧

  • 乘胜狙击28集全
  • 赌城群英会更新至12集
  • 诡探更新至25集
  • 与谍同谋更新至17集
  • 30集全
  • 味想天开25集全
  • 财神驾到更新至29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