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侠大律师分集剧情介绍

盲侠大律师第21集剧情

就申侠教唆文叔自杀一案,控方律师针对申侠痛恨文叔為由,攻击他有教唆文叔自杀的动机。申侠自辩时认為控方律师没有询问他整件事的想法及感受,可是当法官批准他说出感受时,申侠却拒绝回应。励凡表示现今人证物证均对申侠不利,取胜方法只剩下动之以情,可是申侠不肯开口令情况并不乐观。正妹担心申侠会输掉官司,劝他要在庭上说出想法,可是申侠没有任何回应,正妹只好递上数宗案例给他辩护。

文叔跌倒危在旦夕

申侠於庭上说出两件教唆自杀的案例為自己辩护,更与控方律师争辩不休。正妹突然收到一夏的通知指文叔跌倒送院。因為文叔患上渐冻人症,跌倒可能有生命危险。申侠闻言立即央求法官大人准许他立即到医院,见父亲最后一面。情急之下,申侠终於说出让文叔到瑞士的因由。最后申侠赶到医院,两父子终和好如初。陪审团一致裁定申侠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正妹等人祝贺申侠。此时正妹才知道申侠挑选护士、社工及教徒為陪审团的原因。自此案后申侠打开了心扉,更悉心照顾文叔的起居饮食。文叔已退化得只得眼睛可以移动;申侠问他是否想到瑞士完成他当年的心愿,文叔眨一眨眼。一夏与励凡正在打情骂俏,突然收到正妹通知申侠与文叔前往瑞士,便打算前往机场送行。

一夏申侠同往瑞士

励凡知道一夏心意,原来已替他执拾包袱及购买前往瑞士的机票,让他陪同申侠一同前往。正妹於申侠临行前,紧紧的抱紧他依依不捨。德仁在升降机大堂听闻有艷照门事件,内心忐忑,生怕是自己的艷照被放上网。最后虽然只是虚惊一场,可是他一日尚未取回正妹手上的艷照,总是寝食不安,於是他派廖鼎向正妹拿回手机上的照片。廖鼎率眾到正妹酒吧楼下生事,双方发生打斗。翌日,德仁的艷照便被放上网广传。

正妹被控恐吓德仁

正妹返回办公室时,被警察以恐吓及不诚实使用电脑罪名带返警署调查;后来更凭德仁及其办公室职员的口供、闭路电视及手机上载资料等,正式落案控告正妹。国涵见励凡与正妹私交甚篤,提醒她要避嫌;励凡暂时却未见与正妹有任何利益衡突。正妹躲在励凡家暂住,不欲被父亲得知此事。刚好一夏从瑞士打来,励凡跟他閒聊了几句。正妹从洗手间出来见状立即阻止他们通话,指不想此事被申侠知道。

盲侠大律师第22集剧情

律师告之正妹,负责她案件的法官為励凡。励凡得知此委任后,已立即中断了跟正妹的所有私人联繫以避嫌。国涵得知后更特意走到励凡的办公室劝她退出此案,可是励凡拒绝,国涵说会紧紧的看着她不可有任何违规的行為。当励凡走到停车场时发现正妹已在等她,希望约她外出饮酒閒聊,励凡拒绝。正妹的律师表示励凡当法官可能比较有利,正妹却不认同;律师更表示不擅长此类官司。

担忧父亲临别叮嘱

翔凤為正妹悉心準备了早点,正妹不欲父亲担心她的官司,便说将会跟朋友到外地旅游,千叮万嘱他注意自己身体。正妹準备出庭时在法院门外被人掳走,未能依时出庭。控方律师就正妹与励凡的友好关係作出攻击,而辩方律师未能联络正妹。励凡只好暂时休庭,指若正妹没有出现便发出通缉令。翔凤不欲正妹坐牢,抓了她到庙宇后打算安排送她到台湾。恰巧申侠来电,正妹只好强装语气平常的对答,最后更成功逃走,赶及出席下午的聆讯。正妹如常到申侠家打扫,发现一夏突然回来。一夏知道了正妹的官司后,从陆sir那裡得知发放相片的时间。当时正妹正与廖鼎打斗,根本无暇上载相片。一夏不断挑战励凡的底线要她协助正妹,更相约正妹跟励凡会面,令励凡更加愤怒。

一夏作证形势逆转

一夏遂找人假装按摩女郎,替廖鼎按摩时套出廖鼎亲自承认自己犯案。片段被拍摄下来,一夏向励凡申请作辩方证人,励凡怪责他公私不分,将他赶出门外。一夏返到励凡家时,发现门锁已换,励凡更表示跟他分手。一夏最后透过律师申请成為辩方证人,可是控方以一夏跟励凡為情侣关係作出攻击,励凡表示已跟一夏分手。

一夏失恋颓废失落

休庭后一夏在夜店找到励凡,讚她聪明假扮分手,可是励凡严正的告知他们是真正分手。一夏失恋颓废的躺在沙发上喝酒,正妹表示或许励凡此举可能想帮他。一夏致电申侠,欲向他诉说失恋,可是被正妹制止。国涵暗示德仁可利用别的方法製造舆论,让励凡退出此案。德仁於是命其助手割脉自杀,唤起记者关注此事,更诬蔑励凡官黑勾结……

盲侠大律师第23集剧情

申侠突然现身正妹恐吓德仁一案的法庭,控方律师见状急不及待攻击对手不依程序更换代表律师,还向励凡施压要秉公处理。可是申侠表示,他的名字一直都在代表律师名单上。申侠突然在庭上脱下上衣,展示他背后的刀疤,目的是欲指控德仁买兇杀人,所以正妹才為此事到德仁办公室找其理论。退庭后正妹与一夏都担心申侠的心情,申侠表示他心情平静,因為他跟文叔在瑞士度过了很多第一次,而文叔离去时也很安详。

搜寻廖鼎出庭作证

案件因欠缺实质证据证明德仁买兇杀人,於是申侠等欲找正在潜逃的廖鼎出庭作证,申侠更决定先将廖鼎放在辩方证人的名单上。励凡刚接到最新的证人名单,看见出现廖鼎的名字,大感愕然。德仁找来廖鼎旧部下提拔他,要他务必将廖鼎干掉。德仁发放消息,谁人找到廖鼎便能得到一块金砖。正妹忽然见跟踪他们的人马全部撤走,表示对方可能已找到廖鼎所在;申侠要一夏等前往拯救廖鼎。一夏在重围中将廖鼎救出,可是廖鼎表示不会出庭作证。德仁在停车场听见励凡与检控官通电话,之后更见廖鼎於申侠及一夏的陪同下前往法庭。為了不让廖鼎出庭,德仁於庭上推翻自己的口供,结果励凡宣判正妹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正妹於酒吧大事庆祝,一夏只见励凡与申侠在露台起舞,言谈甚欢。

国涵不满励凡违规

国涵从检控官口中得知,他从来没跟励凡通过电话,可是德仁表示真的听见励凡与检控官通话。国涵质问励凡是否做了违反法官操守的事,励凡否认,可是国涵表示他不再支持励凡担任法官。励凡為此事感到十分不快,最后她决定辞去法官职务,重新担任大律师。天恩突然致电申侠,表示美国目前有种新的復明技术适合他。申侠表示失明多年早已习惯,可是天恩说她真的為了申侠才读眼科,叫他再次考虑。

失明无法担任证人

申侠与正妹在街上时,突然听到有人接近更抚摸正妹的臀部,申侠一手抓着色魔的手,三人同返警署。可是由於申侠失明,警方告知申侠,於庭上对方必定会攻击其失明一事。申侠表示不介意,可是正妹顾及申侠的感受,放弃控告色魔。申侠感到愤怒,他以為自己可凭四感与平常人一样生活,可是现在却要受害人正妹反过来顾虑他的感受。申侠思前想后,最终联络天恩告知她自己愿意接受復明手术。申侠前往机场等候天恩回港,他单凭天恩按申侠手机号码的音频,便在云云人海中找到天恩。

盲侠大律师第24集剧情

韦磊从新闻报道得知令熊捲入案件,身败名裂,以柔提醒父亲高处不胜寒,劝他再不顾一切争夺主席之位。韦磊看到掛在客厅的全家福,从轮椅上站立起来,说他要為韦家干一点事情。

令熊返回家中,人人都难掩哀伤心情。令熊於是与子杰及千佑商量对策,认為就算她将主席之位交给他们其中一人,此事仍未可解决。千佑表示隐藏的敌人最难应付,所以目前最重要之事是要找出谁是Rainman。

设新同盟韦磊担正

韦磊向同盟眾股东提起令熊遭警方拘捕一事,打算撇下令熊另设新同盟。最初同盟股东不满為何要跟随韦磊,此时泽成进来支持韦磊,眾人才愿意加入新同盟。韦磊希望跟泽成幕后的势力商谈合作的细节,欲与对方会面。

令熊得知韦磊為两名孙儿成立了基金,又买了一所别墅给以柔,并且将名下物业转名给她,令熊跟韦磊相交相斗多年,熟知他的性格,韦磊此举似乎另有目的。韦磊向以柔说出欲為韦家干一件正确的事,如果要接近Rainman自己则是不二之选;以柔欲劝父亲,可是韦磊希望以柔能够成全。

子杰带了陈万辉的儿子到达泽成所在的餐厅,泽成见状慌忙逃走。可是最后仍被陈万辉的儿子找个正着,正打算掳他回去。韦磊及时出现拯救了泽成。

令熊接受子杰恋爱

韦磊遂再次提出要见泽成的幕后主脑,并抢去泽成的电话直接跟Rainman要求会面。令熊不愿韦磊孤军作战,带他到兆风的住处,即令家的行动基地。韦磊收到Rainman来电,告知明天跟他会面的地点。

行动在即,以柔便将微形的跟踪器注射在韦磊曾被枪伤的位置附近,以防对方搜身时,可称作昔日遗下的弹头。清欣看见千佑对以柔目光温柔,心感羡慕,子杰见状便随即送她温暖的眼神,二人情不自禁的接吻起来。刚巧令熊来到,清欣吓得弹开。令熊其实不反对他们来往,只担心清欣摆脱杀手生活并不容易,但她相信子杰定可办到。

為显诚意枪伤千佑

韦磊跟随Rainman的指示到了某座大厦的天台,但仍未见到Rainman。原来Rainman发现韦磊的女儿及女婿在附近,指他并非单独前来,韦磊却说毫不知情;Rainman命他枪杀千佑以显示诚意,韦磊无可奈何射伤千佑。

韦磊获安排隔着反光玻璃与Rainman对话。搜身时,韦磊被侦测到有金属,韦磊解释只是弹头。韦磊不满Rainman挑选了令熊当同盟主席,Rainman称韦磊有勇无谋,当年留下他就是要他来制衡令熊。韦磊想起往事,洞悉了Rainman的真正身分。

盲侠大律师

盲侠大律师

类型:香港剧

地区:香港

上映时间:2017年

状态:更新至14集  / 共20集

热门香港剧

  • 跨世代全集
  • 反黑30集全
  • 乘胜狙击28集全
  • 赌城群英会更新至12集
  • 诡探更新至25集
  • 与谍同谋更新至17集
  • 30集全
  • 味想天开25集全